首頁 地方 人物特寫

夢迴大唐(14-5)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文/陳本瑛
接上文 (14-4)

好像人生的許多問題都有了答案

「妳今天待在清心院吃晚餐嗎?」房遺愛直接問高陽。正等著沐浴就寢的高陽用疑惑的眼光看著房遺愛,「是啊⋯⋯我不是差人回來通報了嗎?」

「咦?我們都沒見到任何從宮裡來通報的人啊⋯⋯」房遺愛回答。

「怎麼會?也許是因為雅菊太忙了,忘記派人回來傳話了。」高陽明白了。

「不要緊,原來是這樣,一切都是誤會。」房遺愛呼了一口氣。

「大伯對我的抱怨,不是今天才有的,也不會因為這件事有了合理的答案,他就會另眼看待我。二爺,如果你不繼承爵位,等大伯繼承了,我也要準備收拾行囊回清心院了。」高陽意有所指。

「不會的,大哥不會這樣的,從小我就不曾和大哥爭什麼,大哥是長子,爵位本該由他繼承,無論怎麼樣,大哥都一定會善待我們的,高陽妳不要擔心太多,明天,我陪妳去茶館聽歌好嗎?」房遺愛試圖轉移話題。

「不用了,我不想去茶館。」自從蕭回西域後,高陽就幾乎沒再進入茶館了。 

房遺愛其實也很擔心大哥對高陽的態度,而他自知自己除了武術之外,沒有其他才能了,再怎麼用功讀書,成績還是不好,大哥則不同,多才多藝,能力又強,真的比他更適合繼承爵位,而房遺愛也知道高陽並不十分鍾意自己,如果再沒有拿到爵位,她就會更看不起自己。

房遺直夫婦不喜歡高陽,這她自己也感受得出來,房遺直野心較大,擔心弟弟娶了公主,父親會將爵位傳給弟弟,高陽也清楚自己的丈夫並不適合繼承爵位,但她對自己有信心,丈夫不勝任的事情,她來做也可以,只是,眼下看起來是失敗的,因為房遺愛壓根對爵位一點企圖心都沒有。

她盤算著許多的事,不知不覺又來到上次看到辯機的那座湖,她這時才發現,怎麼今天這麼多人來這裡,辯機住的學舍門口也站了許多人,而且好像大家在排隊等候進入大廳,高陽騎著疾風在遠處看著。

這時辯機剛好走出大廳,他一眼就瞧見了高陽,立刻走了過來邀請她一起進去,「少二夫人,要進來聽聽嗎?」

「聽什麼?」高陽問。

「只是同窗們將佛經裡的意義,融入生活中,為人們解答人生中的一些疑惑,只需一個時辰,希望妳也能來聽聽。」辯機再度邀請高陽。

高陽想了一下,答應留下來聽聽看。

就這樣,她聽了整整一個時辰,不但沒有打瞌睡,而且越聽越有意思,結束後,她還留下來請教辯機問題,辯機很有耐心地替高陽解答,她又待了一個時辰才離去。回家的路上,不知為什麼,高陽內心充滿喜樂,好像人生的許多問題都有了答案。 

但是,回到家裡,這種感覺便瞬間消失,因為這時要面對的就是真實的人生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僕人端了一碗熱騰騰的湯藥前來,示意要高陽喝下。采蘋沒好口氣地問,「這是什麼?我們公主又沒病,喝什麼湯藥?」

「采蘋姑娘,不要再說我們、你們的,高陽公主如今嫁進了房家,就是梁國公的二媳婦,這是助胎的湯藥,老夫人見少二夫人嫁過來快兩年了,肚子卻一直沒消息,特別請大夫開的、上好的助胎藥,少二夫人,您趁熱喝了吧!」這位年長的嬤嬤用半強迫的方式要高陽將藥喝下去。 

高陽態度冷冷的,卻也沒拿起碗來喝,她問著,「只有我嗎?二爺也有湯藥嗎?」

嬤嬤被這麼一問,有點吃驚,立刻回答,「二爺沒有,只有少二夫人您有而己。」

高陽依舊冷冷地回答,「二爺沒有,那我也不喝!你們怎麼知道生不出孩子是我一個人的問題呢?搞不好,是二爺的問題,我身體強壯得很,不需要助胎藥。拿下去!」

「可是,這可是夫人親自吩咐的,這⋯⋯」嬤嬤聽高陽說得句句在理,又堅決不喝,讓她很緊張。 

「閉嘴!拿下去!不拿下去那就放桌上吧。」高陽說完就自顧自地轉身離開了。(待續,本文為作者立場)◇

接下文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