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地方 人物特寫

夢迴大唐(14-6)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全新小說《夢迴大唐》,讓人們看到不一樣的唐朝歷史。(123RF)

文/陳本瑛
接上文 (14-5)

他也只能將這個祕密藏於心底

高陽拒絶服下湯藥,也著實讓房家兩老心有芥蒂,房遺直更是捉到機會,不斷地強調高陽多麼傲慢、忤逆長輩,完全不把房家放在眼裡。

房遺愛在父母面前也不敢多說什麼,他勸過高陽,卻被高陽斥責,而他自己心裡很清楚,他們至今還沒有孩子,是因為⋯⋯他們同床的時間太少了,現在的高陽幾乎每天都在書房睡,白天又不見人影,他和高陽已經很長時間,一天說不上五句話。

高陽又再度來到辯機這裡,她喜歡聽辯機講佛經裡的故事,喜歡沉浸在佛法中。他們兩人站在窗戶邊不知不覺講了一個時辰,完全沒有注意到正在外面看著他們的房遺愛。他打量著這佛學院的弟子,辯機的身材高挑修長、皮膚白晰、濃眉大眼、聲音溫柔,這樣的美男子讓女人很難抗拒,房遺愛不由得心生嫉妒。

高陽走出門口時,這才發現房遺愛,「二爺?!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問了采蘋,她說妳來這裡,所以我就跟來看看。師父好。」房遺愛向辯機行了禮。

辯機感到氣氛有些僵,他看了高陽一眼,高陽正走向疾風,顯然高陽並沒有查覺到房遺愛看辯機的眼神,「房二公子好,初次見面,歡迎您和夫人一起來參加我們學堂的課程。」 

「謝謝邀請,我對這些論述沒有特別的興趣。」房遺愛和辯機講話的聲音刻意壓低。「高陽,我們回家吧。」 

他們回到家後,房遺愛直接就寢,沒有再跟高陽說一句話,而高陽又去了書房。

高陽還沒有發現,她和房遺愛之間的關係已出現變化。而高陽常常前往學舍的事情,也漸漸地在街坊中傳開了。

「妳不要再去了,外面傳得好難聽,你就算不在乎房家人的看法,但如果事情傳進宮裡,被父皇知道了,那還是小事嗎?」高陽又跑回宮裡,她和李治坐在荷花池邊吃著可口的點心,李治勸說她。

「能有什麼事?辯機可是佛學院弟子,能做什麼?我只是喜歡聽他說佛教裡的故事,每次去也不過就一、兩個時辰,又是能做什麼?我才不管別人怎麼說,我自己問心無愧就好。」高陽無所謂的語氣。 

「高陽啊⋯⋯人言可畏,白的都能說成黑的,妳還是小心一點好。」李治還是很擔心。

這時采蘋走了過來,「公主,清心院也找不到那個錦繡枕,我另外拿了一個蘇繡枕,這個也很舒服的。」

「好吧,就用這個蘇繡枕吧。」高陽喝了一口燕窩說。

「怎麼?堂堂個梁國公家,沒有可以給媳婦用的繡枕嗎?」李治為高陽抱不平。

「不是啦,是我原本愛用的那顆錦繡枕不知道掉在哪兒了,找了很久,也找了許多地方,都沒找到,家裡的我都睡不慣,宮裡的繡枕外面找不到,才想回清心院再拿一個,雅菊已經請繡院趕工一個給我了。」高陽喝光了手上這碗燕窩。 

夜幕低垂,辯機一個人在房裡,他將房門上了鎖,拿出了一顆漂亮的繡枕。

他手上的這顆繡枕,就是高陽弄丟的那顆,因為高陽容易腰酸,盤坐聽辯機講述佛經一個時辰,是一件辛苦的事情,所以她帶了一個繡枕靠在腰間,讓自己坐起來舒服一些,但離開時忘記帶走了,便被辯機收了起來。高陽曾來學舍找過繡枕,但是辯機謊稱沒有見到,只是為了將高陽這個隨身物品留在身邊。

其實,辯機第一次見到高陽時,就對她心動了。和高陽相處的日子裡,他更感受到冷傲外表下的高陽其實有顆勇敢溫暖的心。他喜歡看著高陽的笑臉,喜歡說話給她聽,喜歡看她騎著疾風奔馳在風裡的樣子。辯機已經愛上高陽了,明知不能做的事情,卻控制不了自己內心,而他也只能將這個祕密藏於心底。(待續,本文為作者立場)◇

接下文 (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