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探索

名畫與預言 瘟疫為何從武漢開始

位於武漢的黃鶴樓。(123RF)
位於武漢的黃鶴樓。(123RF)

文/李曉
曾經成功預言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英國預言家漢米爾頓·帕克(Craig Hamilton-Parker)在2019年12月表示,2020年川普將會連任總統,而中(共)國則會發生革命。

關於中國大陸是如何發生革命的,英國預言家並沒有細說,也許也無法得知詳情。他寫道:香港反送中抗爭進一步發展,中國大陸會出現新的動亂;在面對中共政府被推翻的情況下,習近平同意做出重大改變;就長期而言,基於孫中山教誨的真正民主將會出現。

人民報網站是2019年12月26日刊登的這個預言。現在武漢肺炎已經讓全世界驚恐。「中國大陸會出現新的動亂」,看來是武漢肺炎大面積死亡會造成平日害怕政府維穩的順民,此時產生反正是一個死的心態,於是「中共政府被推翻」就提到議事日程上來。

這個預言正在發生

武漢的恐怖景象極像古羅馬帝國的滅亡慘狀。

「我們小區也有人(發病)直接倒地了!」這是武漢荊州小區的網友留言,該區已經出現多例,發現後被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拖走。

武漢不斷傳出病人在醫院或路邊直接倒地的影片,畫面驚悚,但不斷被網管刪除。有一位網友留言,他原以為網上流傳的照片和影片已經夠驚悚了,去了趟醫院才目睹「末日景象」!

「急症大廳一眼望去,擠滿了人,全是量體溫的,掛號的,看病的,打針的,各種咳嗽聲在耳邊源源不斷,一個個手上拿著的驗血單上,診斷處寫著『肺部感染』,急救室門口一群人攙扶著哭到走不動路的阿姨,診斷室門口排隊排到倒在地上的老奶奶,以及聲稱自己就沒出過門但是CT單上有著肺炎感染跡象的年輕小夥,真的太恐怖了⋯⋯」

這些實況描述,與古羅馬帝國被黑死病(鼠疫)分4次滅亡時有人突然倒地死去的恐怖景象極其相似。

神的信仰者、歷史學家約翰見證了第一次瘟疫,並用文字記錄下來它的可怕和不可思議之處:「有時,當人們正在互相看著對方進行交談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倒在街上或者家中。當一個人手裡拿著工具,坐在那兒做他的手工藝品的時候,他也可能會倒向一邊,靈魂出竅」。

「一個人去市場買一些必需品,當他站在那兒談話或數零錢的時候,死亡突然襲擊了買賣者雙方。商品和貨款尚在中間,卻沒有人去撿拾起來」。

第一次瘟疫使古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三個人裡面就有兩個人死亡!

一張油畫的啟示

後世的一些畫家以此為題創作了不少名畫。19世紀學院派畫家居勒-埃里‧德洛內的油畫《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就是其中的一幅。

 《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法國德洛內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法國德洛內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這幅畫的歷史背景是聖徒塞巴斯蒂安殉道。塞巴斯蒂安是戴克里先稱王時期的禁衛軍隊長,因信仰基督被戴克里先下令亂箭射死,塞巴斯蒂安的威望非常高,行刑者們都不希望自己射出的箭可以致命,都躲開他的要害部分,使他活了下來。塞巴斯蒂安並沒有因此而躲起來,他去見國王戴克里先,說不該阻止信仰自由,被戴克里先下令當場亂棍打死,屍體丟棄於汙穢之地。

德洛內的油畫《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就是描述接下去發生的事情:聖徒塞巴斯蒂安殉道之後,一位善良天使顯現,祂指揮一個惡鬼手持長矛戳擊那些助惡為虐的人家的大門,門被戳幾下,家裡就死幾人。也就是說,這家人有幾人幫腔國王戴克里先迫害正信的,家裡就死幾人。

這個畫面實質是在洩露天機,在告訴後人:那些人真實的死因,是因為他們助惡為虐、迫害正信。

江澤民迫害正信

1999年7月,時任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江澤民出於妒忌,開動國家機器鎮壓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不但把500名法輪功修煉者投入數千度沸騰的鋼水中,而且開始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並以此牟巨額血利,至今沒有停止。

2001年中國新年除夕的下午,天安門廣場上演了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法輪功。儘管被國際組織認證是偽案,但至今還有很多人相信中共的謊言。

2002年11月8日召開中共十六大,秋天SARS從廣東開始出現。2003年3月兩會時SARS迅速蔓延,已經隱瞞不住了。4月分,住在中南海的時任政治局常委吳官正和羅幹得了SARS,差點死了。江澤民嚇得四處亂竄。

北京某衛生學校的學生透露說,多年前她的老師曾在課堂上告訴他們,SARS時很多患者都給中共活著焚燒了。北京市民龐女士表示,她曾經聽北京某個醫院的護士描述,一個患非典的老黨員當時大聲叫著,說他是老黨員不能燒他,但還是被人用被子一裹直接扔到焚燒爐裡,活著就給燒了。

17年後,武漢肺炎爆發,神又給活著的人17年的時間來反思。

但這十幾年來,活摘器官從地下轉到公開,仍有很多人還繼續幫著中共殘害百姓。中學生、大學生裡有了一批線人,專門迫害在課堂上告訴他們真相的教師,使這些良心教師失去生活來源。有一位公司經理是法輪功修煉者,他去外地出差時在計程車上對司機講真相,這位司機從頭到尾一言不發,直接把車開進公安局,把他交給警察拘捕。

人在做,天在看,但總有個時辰。

2019年12月,湖北省的省會武漢開始出現比當年SARS厲害10倍以上的疫情。為什麼從湖北省開始制裁呢?因為這是江澤民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輿論重地。武漢當地醫生透露感染人數至少10萬以上,但中共下令封城時,湖北省竟然連海拔一千多公尺高的偏遠地區農民還不肯放過,繼續給他們洗腦汙蔑法輪功。

尋找活命的鑰匙

那個橫跨50年的大瘟疫是怎麼停止的?據記載,4次瘟疫之後,又過了89年,公元680年,羅馬市民敬捧聖徒塞巴斯蒂安的聖骨遊行,並虔心懺悔,羅馬城的大瘟疫才因此澈底消失。

這一神跡驚醒很多周遭的國家,紛紛請求敬奉聖徒塞巴斯蒂安聖骨。公元1575年米蘭與1599年里斯本兩地的大瘟疫中,誠心懺悔的居民亦敬捧聖骨繞市而行,瘟疫由此停止。

從歷史記載中,我們得知,古羅馬帝國那個時候沒有人直接告訴墮落的人群,只有道德昇華才能保住性命。現在的人幸運的多,20餘年來有法輪功修煉者們建立的網站、電視臺,還有他們在街頭散發的法輪功真相資料和放在超市裡的報紙,更有神韻藝術團和交響樂團的頂級表演,這些都在告訴人中華民族五千年傳統文化是神制定的「人」的生活方式。

親身經歷了第四次瘟疫的教會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曾記錄下這樣一個神奇的活命現象:「有一些人甚至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不僅僅與被感染者,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地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活著」。

為什麼這些人想死都死不了,而有些人想活卻活不了呢?中國有句至理名言「生死由天定」。

天是根據什麼來定生死的呢?是根據人自己的言行。也就是說,人必須得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在大淘汰來時,由天理來衡量每個人的言行,然後由此來決定此人是去是留。天理是天定的,神也不能違反。誰違反誰受懲罰。

所以,大家趕快唾棄中共,去找真相,那是你活命的唯一鑰匙。

──摘編自「人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