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孟嘗君「狡兔三窟」 為何絕子絕孫?

孟嘗君繼承了父親的封邑薛城,為齊相幾十年。圖為南宋 馬和之《小雅南有嘉魚篇書畫卷》(局部)。(維基百科)
孟嘗君繼承了父親的封邑薛城,為齊相幾十年。圖為南宋 馬和之《小雅南有嘉魚篇書畫卷》(局部)。(維基百科)

文/容乃加
「狡兔三窟」是說狡猾的兔子有三個洞穴,用來藏身躲避災難。現在多用以比喻一個人有多處藏身的地方,或多種避禍的準備。這成語的典故來自戰國時代的齊國宰相孟嘗君的人生故事。

他的人生在爾虞我詐之中,不斷上演利益的爭戰,恐懼也時時乘隙而生,占據他的心田。門客賢士幫他「市義」,卻不是他自己衷心愛悅的重寶;裝飾門面的「仁義」只是狡兔的包裝罷了。

孟嘗君名為田文。父親田嬰乃是齊威王少子、齊宣王庶弟(據《史記.孟嘗君列傳第十五》),為齊國宰相十一年,受封於薛城。孟嘗君在父親田嬰死後繼承了封邑薛城。

孟嘗君以養士聞名,門下有食客數千人,並為「戰國四公子」之一。他不惜家業,厚待門下來客,只要上門來的,他就提供飲食、宿舍甚至出門的車馬、轎子;不管來人是龍虎還是雞鳴狗盜之流,貴賤不論,孟嘗君都和他們平起平坐。

他的門客中有一個臥虎藏龍的人物叫馮諼,平日寡言鮮語,就在適當的時機以巧計為孟嘗君營造了「狡兔三窟」,烜赫其名聲,加重其權勢,以保其安全。然而,孟嘗君死後不但封地不保,竟而絕子絕孫。孟嘗君既然有了「狡兔三窟」,為何還不足保家呢?

先從狡兔的三窟說起

在薛城,孟嘗君養了數千門客,食指浩繁,花費龐大,封邑的收入仍然不夠奉客。他就在薛城放貸想用所得利息維持一部分費用,然而,過了一年多借錢的人大部分付不出利息。要收息的時候,有人建議讓馮諼去收利錢。對馮諼來說,回報主公的機會來了,他在薛城為孟嘗君營造了狡兔一窟。

當時,他收到利息錢十萬,就用來買美酒買肥牛,請所有借錢的人來參加飲宴。他讓能付息的和不能付息的人都帶著貸款契券一齊過來。就在大家喝酒喝得很酣暢之下,他開始核對契券,然後和那些能付息的人繼續展期契約;面對那些窮得付不出利息的,他就當場把契券燒了。然後,他在大家面前宣揚:「孟嘗君貸錢的用意,是為幫助沒有本錢者創業;求息的目的是為了養士奉客。現在能展期的展期,不能的燒契券免了息,又請諸君吃好料喝好酒。諸位有主君如此,豈可辜負呀!」當場民眾高呼「萬歲」!

當天,馮諼長驅回齊國,次日一早就上門求見。孟嘗君訝異他回得這般早,問他收錢後買了什麼回來了。馮諼答說田相府中堆積著美玉珍寶,良犬駿馬充滿廄舍,大殿下侍妾美女如雲,明顯不足的是「仁義」,所以就買「仁義」回來了。孟嘗君聽了他在薛城所為的詳情之後,心裡並不高興。

又過了一年,孟嘗君的處境發生劇變。齊湣王疑心孟嘗君名高震主又掌握了齊國大權,恐怕對己有威脅,就罷了孟嘗君的相位。孟嘗君請求了歸老薛城。行到城外百里處,就看到人民扶老攜幼,夾道歡迎他,對他感恩戴德。這時,孟嘗君看著馮諼說道:「先生為田文買的義,今日看見了。」

此時,馮諼就繼續獻策說:狡兔有三窟,只是得以免其死罷了。現在君有一窟,還未得高枕而臥。請為君再鑿二窟。

此際,孟嘗君受到齊王摘了相位,心中七上八下很不踏實,聽到馮諼提出「狡兔三窟」很是認同,就依照他的計策,將計就計辦去。

馮諼為孟嘗君造的第二窟就是「令君重於國而奉邑益廣」。他請纓出使魏國(《史記》言秦國),宣揚齊國前宰相孟嘗君富國強兵的治國才能,並遊說聘請孟嘗君為相得以強國的利害關係,強力打動了對方國君的心,急急派遣使者攜重金、車輛百乘,往齊國聘請孟嘗君。馮諼一邊急速返國,面告齊王他國的使節和車乘將來禮聘孟嘗君的事,並分析孟嘗君去他國為相的利害關係,說得齊王心中惶恐。

結果,齊湣王封書向孟嘗君謝罪,同時召回孟嘗君恢復他的相位,又增加封邑千戶的人口。馮諼的第二窟果不其然實現了。此時,馮諼告誡孟嘗君乘勢掌握時機營造第三窟:向齊王請求先王之祭器,在薛城建立宗廟,代代傳承封邑,保障後代安穩無憂。廟成之後,馮諼報告孟嘗君說:「三窟都造好了,君現在可以高枕為樂了。」孟嘗君在齊為相幾十年,的確受此「狡兔三窟」計策之惠。

「狡兔三窟」是說狡猾的兔子有三個洞穴,用來藏身躲避災難。現在多用以比喻一個人有多處藏身的地方,或多種避禍的準備。(Fotolia)「狡兔三窟」是說狡猾的兔子有三個洞穴,用來藏身躲避災難。現在多用以比喻一個人有多處藏身的地方,或多種避禍的準備。(Fotolia)

孟嘗君因何禍及子孫?

那麼,孟嘗君造了「狡兔三窟」,為何還不足保封邑、保子嗣呢?來看一看孟嘗君的一些作為:

當孟嘗君在齊國任相時,秦國曾經一度派來親弗、呂禮兩名大臣與齊國搞合作,孟嘗君因此而受到齊王的冷落。他害怕自己的前途無亮,心生畏懼,就用了一計。他給秦國的宰相穰侯魏冉寫信,蓄意挑動秦國發兵來攻打齊國,藉此殺死呂禮。他對穰侯說「若齊不破,呂禮複用,子必大窮」,於是穰侯在秦昭王面前大力提議伐齊,秦昭王真的發兵攻打齊國,呂禮也死了。

在齊湣王滅宋後,氣勢高了,就想去掉聲望震主的孟嘗君。孟嘗君又心生恐懼,就跑到魏國當了魏昭王的宰相。魏國與西邊的秦、趙兩國合好,又和另一邊的燕國聯手出兵攻伐齊國。在這場攻擊中,齊湣王逃亡到莒城,死在那裡。

孟嘗君早年一度曾在秦國為相落難,當他逃出秦國經過趙國時,受到趙人無禮的嘲笑:「本以為薛公是個高大魁梧的人,如今看到了,只是個小丈夫啊!」他一怒之下,和手下砍殺數百人,滅了一縣而去。

從以上孟嘗君的這些行徑來看,可說是一個「私心」時時滋生著「怕心」害了他及其後代。他的人生在爾虞我詐之中,不斷上演利益的爭戰,恐懼也時時乘隙而生,占據他的心田。門客賢士幫他「市義」,卻不是他自己衷心愛悅的重寶;裝飾門面的「仁義」只是狡兔的包裝罷了。懷著膨脹的私心從來不思回報,他這個諸侯國的宰相,就不時在擔心受怕中一窟又一窟地轉換藏地、奔逃求生。在養士聲名包藏下的是他求利卻絕緣於仁義之心:因為一己之忿,就殺害別人,為了一己之私,可以毀了供養自己的國!這一切反映了孟嘗君真的只是個狡猾的兔子,背離仁義,遠離天道。

孟嘗君死後諸子爭立。後來齊、魏聯手共滅了孟嘗君家族的封邑薛城,孟嘗君就絕嗣無後了。誠然,一切以私為出發點的作為,同時也傷害了別人,所以無形中也造了業又給自己埋下了禍根,招來了報應。◇

孟嘗君死後不但封地不保,竟而絕子絕孫。孟嘗君既然有了「狡兔三窟」,為何還不足保家呢?(Shutterstock)孟嘗君死後不但封地不保,竟而絕子絕孫。孟嘗君既然有了「狡兔三窟」,為何還不足保家呢?(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