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史海】三對暴君、聖徒與三次大瘟疫的故事

「弗萊芒大師」(Flemish Master),《聖希玻里的殉道》(The martyrdom of Saint Hippolytus),約1480年,板上蛋彩與油彩畫,波士頓美術館藏。(波士頓美術館官網)
「弗萊芒大師」(Flemish Master),《聖希玻里的殉道》(The martyrdom of Saint Hippolytus),約1480年,板上蛋彩與油彩畫,波士頓美術館藏。(波士頓美術館官網)
【記者張小清/綜合報導】漫步今日羅馬,諸多建築遺蹟仍讓人追想古帝國的輝煌:神廟、城牆、廣場,噴泉、凱旋門、浴場,當年無不精緻奢華,圓形競技場和馬戲場的規模更加令人歎止,然而羅馬帝國也以背離道德的文明著稱。從帝國一隅開傳的基督教,其信眾因不隨時俗而遭到恨惡,隨之而來的是長達三百多年的迫害;幾乎同時,羅馬帝國至少爆發了四次全國性的大瘟疫,其覆亡給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從眾多傳世畫作中,我們仍可見到這場正邪大戰的生動見證。

馬可‧奧勒留與第二次大瘟疫

第二次大瘟疫(安東尼大瘟疫)發生在馬可‧奧勒留大權在握的公元165—180年間。同樣是天花橫行,史載羅馬每天死2000人,皇帝本人也未能倖免。15年左右的時間內死了500萬人,羅馬帝國人口減少1/3,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人。

到3世紀初,羅馬帝國試圖阻止所有民眾歸信基督,來自北非迦太基的年輕母親佩蓓圖與其侍從斐麗西達等的殉道就發生在這一時期,《殉道者言行錄》中收有佩蓓圖的獄中筆記。

在獄中,佩蓓圖從清晰的夢中異象預知自己將殉難。被帶上法庭時,她對前來勸說的父親說:「你可以相信,我們不是孤身一人,一切都在神力的把握之中。」被送上鬥獸場的前晚,她記述了自己再次見到的異象,並寫道:「我意識到我不是和野獸鬥爭,我是在和邪惡鬥爭。我知道我會是勝利的一方。」
[意]安東尼奧‧里道爾菲(Antonio Ridolfi),《聖佩蓓圖安慰父親》(St Perpetua comforting her father),1857年作,私人收藏。(DeAgostini/Getty Images)[意]安東尼奧‧里道爾菲(Antonio Ridolfi),《聖佩蓓圖安慰父親》(St Perpetua comforting her father),1857年作,私人收藏。(DeAgostini/Getty Images)

德西烏斯與第三次大瘟疫

接續多位短命皇帝的德西烏斯成為第七位迫害正信的羅馬皇帝。他把帝國的衰落歸罪於宗教信仰自由,將迫害基督徒作為首要目標,為保證統治強制推行思想統一。在他篡權第二年、也是戰死前一年的公元250年,他下令要求每個羅馬公民必須選定的反悔日放棄信仰,拒絕向羅馬諸神獻祭的基督徒要麼被監禁、被殺,要麼被沒收家產、罰為奴隸。

由15世紀「弗萊芒大師」繪製的三聯祭壇畫以強烈的衝突刻畫出了殉道聖徒希玻里的堅毅鎮靜。據羅馬《日課經》,聖希玻里是一位獄卒,見證了聖勞倫斯的殉道並且歸信基督,被德西烏斯皇帝用四匹野馬扯裂身體。據傳,此畫中聯左上角戴黃冠之騎馬者即是德西烏斯。
「弗萊芒大師」(Flemish Master),《聖希玻里的殉道》(The martyrdom of Saint Hippolytus),約1480年,板上蛋彩與油彩畫,波士頓美術館藏。(波士頓美術館官網)「弗萊芒大師」(Flemish Master),《聖希玻里的殉道》(The martyrdom of Saint Hippolytus),約1480年,板上蛋彩與油彩畫,波士頓美術館藏。(波士頓美術館官網)

德西烏斯發布政令的同年,第三次大瘟疫(西普里安瘟疫)來襲,波及整個帝國,持續了約20年之久,死者總計2500萬,是人類歷史上最為嚴重的瘟疫之一。在瘟疫高峰期的251至266年間,羅馬城每天有5000人喪生。公元270年,皇帝克勞狄二世也死於瘟疫。後世學者分析,這一惡性傳染病是斑疹傷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