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寰宇縱覽

名偵探福爾摩斯所使用的武術— — 巴頓術,在紐約復興

在紐約市18街,Brad Gibson和Jesse Barnick在用巴頓術進行搏擊。(攝影:鮑蜜兒/大紀元)
在紐約市18街,Brad Gibson和Jesse Barnick在用巴頓術進行搏擊。(攝影:鮑蜜兒/大紀元)

【記者龐慧兒/紐約報導】遠在賓州的人們,每月會來紐約一次,接受一種稱之為巴頓術(Bartitsu)的搏擊術培訓。巴頓術是英國19世紀流行的一種武術形式,教英國紳士和淑女們如何利用手杖和禮帽進行自衛,而作家柯南道爾讓小說中,名偵探福爾摩斯所使用的武術,便是巴頓術。

除紐約外,芝加哥是另一個擁有巴頓術協會的地方,而其他一些人則都分散在其他偏遠地區,比如紐西蘭。不過,許多人都認為這種長途旅行很值得,因為他們就像孤獨的勇士,正在為這種近乎失傳的格鬥術,打造一條復興之路。

以下為巴頓術的示範短片:

發揚與創新巴頓術 防身更有效

2011年8月創立了紐約市巴頓術俱樂部(the Bartitsu Club of New York City)的雷切爾‧克林伯格(Rachel Klingberg)女士說:「這絕不可能像練空手道的人那樣,有數以百萬計之多。可是,一旦我知道有足夠多的人想學的話,我就聘請了教練並帶他到紐約來了。」

開始時因學生人數少,以及大家各自的武術經歷不同,俱樂部只是以一個小組的形式,在中央公園每月培訓一次。但隨著冬季的即將來臨,戶外培訓會受到影響,於是「紐約武術指導學會」吸收了該俱樂部,並為他們提供了一個培訓場地。

如今,紐約市巴頓術俱樂部,為大約150名學生授課,每班有12名學生,不過大多才只嘗試了一堂課。而經驗豐富,且崇尚科學,喜愛福爾摩斯的武術愛好者們,都會愛上這一迷人的格鬥形式。

培訓班採用了巴頓術格鬥新的訓練方法,將現代一些日常工具,如鑰匙,塑料水瓶和手機等,運用到傳統的巴頓術搏擊套路中去。

克林伯格說:「除了拐杖,這也絕對適用於現代自衛術。當然,運用某些關節部位和腿法是非常實用的,尤其是對女性,因為這些動作並不需要多大的力度。」

最重要的是,巴頓術是一種「四兩撥千斤」的藝術。克林伯格說,「新的巴頓術保留了傳統的理念:只要你手上有東西,就可以用於自衛。」

在紐約市18街,Jesse Barnick (左)和Rachel Klingberg(右)在用巴頓術進行搏擊。(攝影:鮑蜜兒/大紀元)在紐約市18街,Jesse Barnick (左)和Rachel Klingberg(右)在用巴頓術進行搏擊。(攝影:鮑蜜兒/大紀元)

已研究巴頓搏擊術多年的武裝格鬥專家馬克‧唐納利(Mark Donnelly)說:「雖然手機的設計並不是用於擊打的,但你可以利用它的四個角來施加力量,同樣,也可以使用你手上的任何硬性物體,來達到這一目的。」

他還補充說:「但今天,危險的性質是不同以往的,我們並不是置身於維多利亞時代的紳士。我們今天可能受攻擊的原因,會完全不同於維多利亞時代紳士們受攻擊的原因。」
在紐約市18街,Jesse Barnick (左)和Rachel Klingberg(右)在用巴頓術進行搏擊。(攝影:鮑蜜兒/大紀元)在紐約市18街,Jesse Barnick (左)和Rachel Klingberg(右)在用巴頓術進行搏擊。(攝影:鮑蜜兒/大紀元)

新巴頓術搏擊法是個人化的,沒有文件記載。師生們一起花時間看那些黑白靜態照片,並推測,如果創始人今天還活著的話,他會怎麼樣運用現代的日常物品來教學。這就是物理學和生物力學的用武之地。

當選為紐約巴頓術俱樂部教練的傑西‧巴里克(Jesse Barnick)說:「我對科學的興趣甚於藝術。我發現巴頓術包含很多科學因素。」每節課後,師生們都會討論出現的問題,格鬥的理論及理念,比如如何使用身體某一特定部位的力量增加打擊力度。

參加了授課的19歲的學生約瑟夫‧拉什說:「我學過合氣道和跆拳道。而這種巴頓格鬥術比我學過的其他東西更科學。我肯定會學更多的課程,老師真是棒極了!」

巴里克1986年以來就研究武術,自1996年以來一直任教。他其實是一名IT專家,住在紐澤西,私下裡教授武術。他的學生包括警察和退役軍人。 2011年,當他在另一個武術授課班上遇見克林伯格後,他開始學習巴頓搏擊術,兩個人現在都研究巴頓術的歷史和方法。

福爾摩斯和巴頓術 筆誤助揚名

當手杖已經過時,巴頓術也隨之退出了歷史舞臺。如果不是因為亞瑟‧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在他眾多《福爾摩斯》故事中的一個拼寫錯誤,巴頓術可能一直會被忘記。

有人認為,在柯南道爾出於經濟壓力,而讓福爾摩斯死而復生時,他翻閱一本專門出版福爾摩斯系列故事的英國雜誌《The Strand》時,讀到了一篇關於巴頓術(Bartitsu)的文章。但在他自己的故事裡,卻把「bartitsu」錯拼為了「baritsu」。克林伯格說:「他掉了一個字母『t』」。有意思的是,那個丟失了的t可能是人們今天還記得Bartitsu的唯一原因。人們讀了夏洛克‧福爾摩斯的故事後,決心弄明白Baritsu是什麼東西。他在福爾摩斯的故事《空屋》裡,把它描述成了一種稱為Baritsu的日本武術。 但是,這種日本武術並不叫Baritsu。所以沒有人知道Baritsu是什麼。」

巴頓術是由愛德華‧威廉姆斯、巴頓‧賴特(Edward Williams Barton-Wright),於1899年創建的。巴頓‧賴特是一個企業家,在日本工作過3年,並在那裡學習了日本柔術。他把日本柔術與英國式拳擊,腳踢術和棍戰等技術融合在了一起。回國時,他帶來了兩名來自日本的柔術教練,並在倫敦傳授課程。因此,Bartitsu的字根源自於「Barton-Wright」和「Jiujitsu(柔術)」。這是一種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夠自衛的哲學理念。在福爾摩斯的故事裡,也正是運用了巴頓搏擊法,才救了福爾摩斯的命。

當手杖和遮陽傘都變得不再時興的時候,巴頓術也淡出了人們的視線。克林伯格女士目前是一名全職網路開發商,她希望有朝一日能為巴頓術俱樂部全職工作。該組織計劃在2013年9月勞動節後,把每月一次的課程改成每週一次。

克林伯格說:「我們正在做的很多事情就是歷史,」「一件事可以在一本書中讀到它。但武術為了生存下去,就需要人們去練習。」

唐納利與紐約市巴頓術協會(the New York City Bartitsu Society,NYCBS )一道,在今年主持了幾次巴頓術研討會。 唐納利說:「我們還在研究、還在聯絡。因為這是一個挑戰。 所有課程都是研究中的測試,而不只是一個活生生的傳統,」「這是歐洲歷史上一個被遺忘了的窗口,是另一種傳授歷史的方式。」

想要了解更多情況,請瀏覽紐約市巴頓術協會的網站

責任編輯:李世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