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評論 觀點

楊寧:鄧小平等中共高官子女們的文革經歷

175
中共許多被打倒的高官們,其子女在成長的歲月中許多都留下了血色記憶。圖為鄧小平的長子鄧朴方。 (Feng Li/Getty Images)
中共許多被打倒的高官們,其子女在成長的歲月中許多都留下了血色記憶。圖為鄧小平的長子鄧朴方。 (Feng Li/Getty Images)
⊙楊寧
在毛澤東1966年發動的文革中,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其將諸多為中共奪取政權立下功勞的高官,如劉少奇、鄧小平、彭德懷、朱德、陳毅、習仲勳等一一打倒,他們或被關押,或被下放,或遭受其他迫害,而這些高官們曾經擁有特權的子女們,也從雲端滑落下來,在成長的歲月中留下了血色記憶,一些則沒能熬到其父親們重新掌握權力之時。

 鄧小平長子鄧朴方自殺致癱瘓

1962年,鄧小平的長子鄧朴方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在班上一直擔任中共團支部書記。文革爆發後,鄧朴方也滿懷熱情的投入到其中,還被選為系文革小組副組長。然而不久後,鄧小平也被打倒,而且是中共黨內「第二號走資派」,鄧家的子女厄運從此開始了。

鄧朴方以及姐姐鄧林和妹妹鄧楠都在各自的學校受到了批判和管制,並要他們「揭發」父親鄧小平。在苦悶中,鄧朴方喝上了酒,並能一口氣喝上半瓶白酒。一天,他與好友散步到頤和園,坐在山腰的樹林中,鄧朴方又喝了一通酒,並在酒後直言,文革打倒這麼多人,毛「必定要騎虎難下」,林彪、江青「不會有好下場的」。

後來,鄧朴方的言論在1968年文革中的「清理階級隊伍」階段,被北大造反派掌握,並受到追查。鄧朴方被打成了「反革命」,並被祕密關押在北大東門外那座灰色的大樓裡。

一天,鄧朴方在北大廣播站播放的新聞中,突然聽到這樣一則消息:經查獲,「黑幫老大」鄧小平的兒子、我校物理系學生鄧朴方,與某某等人結為「反黨小集團」。這對鄧朴方是一個重大打擊,他決定以死證明自己。

2004年12月鄧朴方在接受中共央視《面對面》節目的採訪中談到,自己是在不能忍受處處被作為「反革命」的情況下,抱著必死的想法而走上自殺之路的。死前他還偷偷寫下了絕命書,其中除了表示自己忠於中共、忠於毛外,還表示對文革和父親的問題「很不理解」。對於自己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又不能講,因此「實在無路可走了」。

之後,鄧朴方利用上廁所的機會,推開一扇窗,從三層樓上一躍而下。結果,身體在空中被一根鐵絲於腰部攔了一下,之後翻了一個滾,背部先落地。其結果是他的脊骨第一腰椎和第十二胸椎骨折斷了。掉在地上後,他當場暈了過去。

據鄧榕回憶,鄧朴方摔傷後,「北大造反派也慌了。他們把鄧朴方送到一家醫院,醫生一聽是『第二號走資派』的兒子,竟然拒絕治療。此後一連送了幾家醫院都不收。……後來聽說聶元梓急了,硬讓與她同一派的北醫三院手下了事。」

此後,鄧朴方下半身癱瘓。而他後來成為中國殘聯主席也是廣為人知。

 劉少奇兒女對其貼大字報  長子自殺

文革期間,親人間互相揭發現象比比皆是,而兒女揭發批鬥父母反成了造反派們「破舊立新」的時髦行動。上自國家主席,下至平民百姓,都不能倖免。1967年初的國家主席劉少奇子女用大字報揭發劉少奇一事就是典型例子。

劉濤、劉允真是劉少奇與前妻王前所生的子女,劉少奇夫婦離婚後,他們與父親一起生活。文革爆發後,江青找到劉濤,透露了中央高層要打倒劉、鄧的某些實情,並勸劉濤「要與家庭劃清界線」。

1967年1月3日,劉濤與弟弟劉允真聽從毛的話,在清華大學和中南海職工食堂等地同時貼出一式三份的大字報《看!劉少奇的醜惡靈魂》。這份大字報裡面,有些是關於劉少奇的政治觀點的,有些是關於劉少奇與前妻王前個人家庭生活瑣事方面的,結果全部被揭發出來。大字報的具體內容有:劉少奇在政治上一貫反毛思想,不讓王前背毛的著作,劉有政治野心;對毛不恭敬,破壞文革;一向對抗毛指示;喜歡樹立個人權威;奉行活命哲學;貪污;是偽君子;隱瞞真實年齡,欺騙王前;劉少奇就是「中國的赫魯雪夫」……親生子女的大字報對劉少奇的打擊可想而知。

隨著劉少奇的被徹底打倒,除了劉濤、劉允真外,劉少奇其他子女的命運也隨之逆轉。劉少奇與何葆貞的長子、從蘇聯回來的原子能研究所研究員劉允斌,不堪受辱,在內蒙古臥軌自殺,死後造反派在他諸多罪名中又加進一條罪名:「畏罪自殺,自絕於黨、自絕於人民。」長女劉愛琴被關在「牛棚」裡遭受毒打,次子劉允若在監獄裡患著脊椎結核,被折磨得死去活來,1977年病逝。

劉少奇與王光美所生的一男三女中,18歲的女兒劉平平被逮捕入獄,後來被驅逐到山東沿海的一個養馬場勞動改造。17歲的兒子劉源從監獄出來以後,報名參加上山下鄉。6歲的小女兒劉瀟瀟被保姆趙淑君撫養長大。劉亭亭中學畢業後,先是被分配到順義維尼綸廠,後調北京儀器儀表廠,做了一名普通工人。

除了劉家子女,王光美也被批鬥和關進監獄,劉少奇的岳母董潔如也被關進監獄,遭受殘酷折磨後離世。

劉家子女在回憶父親的書中,有這樣一段文字:「我們這個幸福的家庭,再也不能團圓了。4位骨肉先後慘死,6個親人坐過監獄。在我們一家人的遭遇之上,是億萬人民的苦難。」

 習仲勳之子習近平被批鬥和關押

據大陸媒體此前報導,自1962年起,習近平由於受父親習仲勳冤案的牽連,遭到歧視。習仲勳蒙冤時,習近平才10歲,也被打成「黑幫子女」。文革爆發後,不到14歲的習近平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革的話,就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他受過批鬥,挨過餓,還曾流浪過,被關押過。15歲時,他就被關押在北京少年犯罪管教所黑幫子女學習班。

1969年初,不滿16歲的習近平到陝北農村插隊,習近平所在的梁家河村是陝北最艱苦的地區之一。因為餓,因為冷,習近平常常無法入眠。在梁家河村,習近平過了7年艱苦的生活,種地、拉煤、打壩、挑糞……什麼活都幹過,什麼苦都吃過。

大陸《中老年時報》一篇介紹習仲勳父子的文章中,曾提到,一次,弟弟習遠平去看他時,僅一天就起了渾身水皰。原來,習近平為防跳蚤咬,在炕席下撒了厚厚一層666粉,他一年四季就睡在666粉上。這也就難怪後來習仲勳表示自己對不起孩子們。

對文革有切膚之痛的習近平,在就任中共總書記後,於2013年12月曾發表長文,以「十年動亂」來形容文革,並在此前曾在公開場合談到文革對傳統文化的戕害。

 朱德獨子朱琦猝逝

在中共早期軍隊中,土匪出身的朱德的威望要遠高於毛澤東,1927年的南昌暴動,朱德就是領導者之一,暴動失敗後,其率領殘部前往井岡山與毛會合。國共內戰時,朱德被毛任命為軍隊總司令。中共建政後,朱德先後任國家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委員長等。

廬山會議時,朱德因肯定了彭德懷積極的一面而被毛批評。1966年文革爆發後,看到不少高官被打倒,朱德常常一人獨坐,很少說話。很快,他也被打倒,稱其為「大軍閥、大野心家、黑司令」等內容的大標語不僅貼滿了北京街頭,還貼到了中南海。其文件被停發,保健醫生被調走,行動也受到限制,朱德同時被勒令交代反毛罪行。

其後,因毛澤東在一次會議上提到「朱毛」分不開,朱德才免遭紅衛兵的揪鬥,但卻被列入有錯誤或歷史上需要考查的一類。

而朱德唯一的兒子朱琦,受父親牽連,被批鬥、抄家是家常便飯。他還被先後送到山西榆次「五七幹校」學習和天津一個小車站改造。因為飽受折磨,朱琦患上了心臟病。1974年6月10日,朱琦突然去世,沒有留下一句話。10天後,家人才將死訊告知朱德。

 賀龍兒女隱姓埋名當水手

自稱「兩把菜刀起家」的賀龍,1927年參與指揮了南昌暴動,並加入中共,此後為中共奪取政權立下了不小的功勞。1949年後曾擔任國家體委主任、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等職。

文革前,賀龍與劉少奇、鄧小平、彭真等關係過於親密,引起了毛的猜忌。文革爆發後,賀龍很快被打倒。1967年,在毛的同意下,成立了「賀龍專案組」,康生任組長,楊成武、葉群為副組長。在審查期間,賀龍夫婦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其後,賀龍被當作「黨內一小撮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和「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在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和省市的文件中,頻頻被點名批判。他被排在劉少奇、鄧小平、陶鑄、彭德懷之後,要被打倒的第五個人物。1969年6月,病重的賀龍沒有得到有效治療慘死。死後,遺體被偷偷火化。

根據大陸媒體披露,在67年賀龍夫婦被帶走審查期間,賀龍的三個孩子賀曉明、賀鵬飛和賀黎明住進了廖承志家。彼時,賀曉明在北大、賀鵬飛在清華讀書。為了不連累廖家,賀鵬飛改名叫吳亮,賀曉明改為李列,賀黎明改為李紅。其後,賀鵬飛也成了通緝的對象。經過商議,他們將年齡小、身體弱的賀黎明留在廖家,賀曉明和賀鵬飛兄妹倆則出去避風頭。

在塘沽,他們上了一艘開往上海的運輸輪,做些雜活,換取食宿。賀曉明回憶說,船上的大部分工種她都做過:在航海圖上標註船隻位置;利用星月辨航;在輪機艙裡給船加油,在食堂給水手做飯,在甲板上和大家一起刷油漆、敲鐵鏽,每天清晨,她都要挨個去踢船員們的臥室門,叫他們起床,每天忙得不可開交。每次船在塘沽靠岸,他們都會偷偷給廖家打電話,向妹妹賀黎明報平安,並打聽父母的消息。

在外飄蕩了40天之後,賀曉明和賀鵬飛回到了北京,但是他們自己的家已經一片零落。他們只好收拾好東西,各自回了學校,而賀黎明也離開了廖家,住在朋友家。

回到北大,賀曉明發現,關於她的大字報從宿舍、食堂一直貼到了教學樓。貼在宿舍門上的大字報勒令她交代罪行,在她的名字上,還打了大大的叉。賀鵬飛在清華則遭到了批鬥。

1968年,賀鵬飛和賀黎明被關進了北苑青少年管教所。文革時期,這裡設了「可教育好的子女學習班」。被打倒的中共高官的子女以各種名義被關押在此,被要求與父母劃清界限,並揭發他們。彭真、陸定一、薄一波、葉劍英、譚震林、李井泉的子女都曾被關押在這裡。

1969年初,賀鵬飛兄妹才從管教所出來,幾個月後,賀龍被害死。之後,賀鵬飛畢業分配到甘肅武都汽車修配廠當了工人,賀曉明被分配到貴州雷山縣教育局工作,賀黎明去陝北插隊,插隊期間因其出身問題還被打過。

其他中共高官子女

文革中受到父輩牽連的中共高官子女並非僅有這幾人,從中央到地方還有不少。比如天津市首任文官市長和國務院第一機械部部長俞啟威和任北京市副市長范瑾所生的女兒,在文革期間因神經錯亂自殺身亡,而她的哥哥正是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

比如中共御用文人郭沫若的兩個兒子郭世英、郭民英,一個在1968年被農大造反派誣為通敵賣國,強行扣押,並被打得遍體鱗傷,幾天後墜樓而死,年僅26歲;一個在精神世界再度陷入困境後,自殺身亡。

比如葉劍英的次子葉選寧在下放改造時,右臂被卷進機器,受了重傷,造成終身殘疾。

結語

 文革的殘酷、血腥,不僅體現在普通人身上,還可以從各級被打倒的中共高官及受到株連的子女身上窺見。儘管從表面上看,中共高官子女們獲此遭遇的始作俑者是毛澤東,但他們的父輩又該承擔怎樣的責任呢?而曾經經歷過血雨腥風的高官子女們,現如今有的已經位居高位,他們該如何反思中共和毛帶給其家庭、帶給中國人,乃至帶給整個中國的災難呢?又該如何避免類似的悲劇不會重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