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瓷器於我

 (大紀元資料室)
 (大紀元資料室)

文/小雨
除了旗袍布衣,我還喜歡收集一些好看的杯碗盤碟。

對於瓷器,我並不具備什麼專業知識,憑的只是眼緣,走進店內,環視四週,這時有哪個映入眼簾讓我眼前一亮,我就會站到它跟前。先看價錢。價錢合理,我一般是看中就買回家。如果價錢太貴,在我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外,只好狠下心,徑直走過去。

十年前,還在上海,收集了不少個性瓷器生活用品。除了整套繪有竹枝竹葉圖案的日式餐具和中規中矩梅花圖案的中式碗碟,其它的都零零碎碎,不成套。蘋果樣式的,海螺樣式的,花朵樣式的等等。

一日,楊姐和幾個朋友來家裡吃飯,我這個不擅廚藝的懶女人,冷盤熱炒,七拼八湊,居然也擺滿了一桌,客人尚未動筷,已收穫了一片讚美。餐桌是橢圓形,上面錯落有致擺滿了各式漂亮的碗碟,燙盆呈荷花狀,蓋子是一隻彎蝦。而裝在裡面的那些菜肴,不過是紅燒烤麩,涼拌海蜇絲,清蒸魚之類的家常小菜。

即便,一個人吃飯,我也覺得,配稀飯的豆腐乳淋幾滴麻油,擱在梅花圖案的四方漢碟裡,看著更有食慾。涼拌海帶絲用葉子圖案的淺盤盛放更有看相。吃飯的碗,無論韓式還是日式的,都比我們傳統的圓口碗好看。

離滬來閩,已八年。一切從零開始。不知不覺,各式好看的杯碗盤碟又積攢下了很多。有時,嫌它們占地方,想送幾件出去,拿起這個,捨不得,放下。拿起那個,也捨不得,再放下。寧可整箱打包擱放著。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真的就和戀人一樣,不捨得放手。

常常,一個人時,我會換上質地溫婉的棉質布袍,頭髮在腦後盤成一個圓髻,插上一枚銀簪,手捧一杯冒著熱氣的綠茶——那茶杯是古意盎然的手繪青花瓷,乳白的底瓷上搖曳著一枝淡藍色的小花。邊上的煙灰缸小小巧巧,也是清雅的陶瓷。

有一次,讀一博文,文中的配圖是作者當天做的幾道家常菜。文字還不錯,可盛菜的瓷碗瓷碟,一個比一個粗糲難看,連帶拉低了文字的水準。

我向來注重整體和諧。在我眼裡,沒有不好的東西,只有不好的搭配。穿衣也是如此。一件貼合自己氣質的棉麻布衣,和包包鞋子搭配好了,走出去,完全不輸於那些帶有炫富味道的品牌成衣。

知道我年齡的人,看了這篇文,可能覺得有些不解。至於我這樣的人是如何造就的,天生一說大概讓人難以置信。好在我自己喜歡,看著自己中意的瓷器,就像是看著自己深愛的人,眼裡流淌出來的,全是濃濃的愛意。

縱然,人生於我,有太多的坎坷。可因為一些小小的愛好,在很多個突然而至的瞬間,都能讓我心情愉悅。這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