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

深藏不露 少女盜寶

 (圖/素素)
 (圖/素素)

文/武德 整理
唐朝時,京城有位豪士潘將軍,住在長安光德坊。他的原籍在襄陽漢口一帶,原是乘船販貨做生意的。有一次,船隻停泊在江邊,有個僧人到船邊乞食。潘對他很是器重,留他在船上款待一整天,盡力布施。

僧人離去時說:「你的相貌、器度和一般商賈很是不同,他們吝嗇逐利太俗氣,你卻不然且有貴人之相,你的妻子兒女相貌也都是享厚福之人。」說完,便取下掛在脖子上的玉製念珠送給他說:「你好好珍藏,這串玉念珠不但能使你進財,還可使你做官。」

潘做了幾年生意十分發達,後來果然在禁軍的左軍中做到將軍,在京師造了府第。他深信自己的富貴都是這串玉念珠所賜,所以對之極為珍惜,用繡囊盛了放在一只玉盒中,供奉在神壇內。每月初一便取出來對之跪拜。

有一天他打開玉盒繡囊,竟發現這串念珠不見了。但繡囊和玉盒並無移動開啟的痕跡,其他物件也一件不失。他嚇得魂飛魄散,以為這是破家失官、大禍臨頭的惡兆,便嚴加訪查追尋,卻毫無線索。

潘家總管認識原是京兆府負責緝捕盜賊的小頭目王超,王超年近八十歲了,便悄悄向他說起此事,請他設法追查。王超道:「這事可奇怪了,這絕不是尋常的盜賊所偷,我想法子替你找找看,但能不能找到就難說了。」

王超有一日經過勝業坊北街,見到一位十七、八歲少女,頭上梳了三鬟,衣衫襤褸,腳穿木屐,在路旁槐樹下和軍中少年士兵踢球為戲。士兵們將球踢來,她一腳踢回去,將球踢得直飛上天,高達數丈,腳法神妙甚為罕見,閒人紛紛聚觀,掌聲雷動。

王超心下甚感詫異,從少女踢球的腳法勁力來看,必是身懷絕技、功夫了得的武林高手,於是站在一旁觀看。眾人踢了良久興盡而散,而少女也獨自一人回去。王超悄悄跟在後面,見她走進勝業坊北門一條小巷中。王超向街坊一打聽,得知她與母親同居,以做針線活過日子。

於是王超找個藉口,設法和她相識,盡力和她結納。聽她說自己母親也姓王,王超就認少女作甥女,讓少女叫他舅舅。少女家裡很窮,與母親同臥土榻,常常沒錢買米,王超便時時周濟她們。但少女有時卻又突然取出一些來自遠方的珍異果食送給王超。

蘇州進貢新產的洞庭橘,除了宰相大臣得皇帝恩賜外,京城中根本見不到。少女有一次卻拿了個洞庭橘給他,說是有人從皇宮中帶出來。少女性子十分剛強,說什麼就是什麼,王超心下懷疑,但一直不動聲色。

這樣來往了一年,有一天王超攜了酒食請她母女,閒談間王超問道:「舅舅有件心事想和甥女談談,不知可以嗎?」少女答道:「深受舅舅照顧常恨難以報答,只要甥女力所能及必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王超單刀直入便道:「潘將軍丟失一串玉念珠,不知甥女有否聽到什麼訊息?」少女微笑道:「我怎麼會知道?」

王超又問道:「甥女若能想法子尋得,當以財帛重重酬謝。」少女遲疑了一下說道:「這事舅舅不可跟別人說起,甥女曾和朋友們打賭開玩笑,就把這串念珠取來了,但不是真要這串念珠,會找機會歸還,只不過一直沒空罷了。明天清早,舅舅到慈恩寺的塔院等我,我知道有人把念珠寄放在那裡。」

第二天,王超如期而往,少女不久便到了。那時寺門剛開,寶塔門卻還鎖著。少女道:「等一會你瞧著寶塔吧!」說罷縱身躍起,便如飛鳥般越躍越高直上寶塔。她鑽入塔中,頃刻間站在寶塔外的相輪上,手中提著一串念珠,向王超揚了揚,縱身躍下將念珠交給王超笑道:「請舅舅拿去還他,財帛等酬報不必提了。」

王超將玉念珠拿去交還潘將軍,並說明經過。潘將軍大喜,備了金玉財帛厚禮,請王超悄悄送給少女。可是第二日送禮去時,人去室空,少女和母親早已不在了。(事據唐代康駢《劇談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