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一面之緣

儘管有些人萍水相逢,卻在我生命中深埋烙印,教人一旦憶起便覺暖意盈懷,更增添一點點塵封浪漫的鐵道回憶。(Fotolia)
儘管有些人萍水相逢,卻在我生命中深埋烙印,教人一旦憶起便覺暖意盈懷,更增添一點點塵封浪漫的鐵道回憶。(Fotolia)

文/楊森永
當置身在火車上,擁抱沿途美景,列車承載緩緩而行,聽那軌道發出震耳的磨鐵聲混合汽笛聲響,宛如一陣優美的旋律,近看車內一張張陌生的面孔,不熟悉的面孔下是愉快的交流,透過窗外明媚風光,看那聳山溪河,見證那韻致風采。這便是火車上最常見也最溫馨的記憶。

喜愛搭乘火車,源自深刻感受火車有一種粗樸原始的特質。不必下車,特地去哪裡,坐上一列車,宛如同步參與兩個世界的人生風景。窗外稍縱即逝的片段,或車內幽幽晃晃的時空,隨時都會有不期然的人事景物出現在眼前。

憶及高中某個暑假,獨自搭火車一路往北,而且是站票,中途竟出現了小插曲,有一個我最喜歡的阿姨,至今仍無法忘記她慈藹的臉龐,她一上火車給人就是不一樣的感覺,歲月的雕琢顯然是藏不住她的氣質,一張看著很舒服的臉,棕色秀髮及一身簡單而不奢華的運動裝扮,深深吸引著我,她講述著自己創業史,雍容大度的涵養,生活中充滿多姿多采的樂趣,忙碌的工作狀態,在她的好心情之下也是一片歡愉節奏,她給我看了平時生活工作照,足可窺探出是一位愛生活搞笑的阿姨,流年歲月沒有擊沉她追求時尚年輕的心,滿心期待下回火車包廂內有妳的蹤影。  

憶起年少輕狂的時光機中,腦海潺潺湧現出阿姨那股溫文爾雅、秀而不媚的氣質,感恩和她的一面之緣,讓我學會了對別人的理解和寬容,也時刻告誡自己去做一個有正能量、有愛心的好人。聚的時光也許只有幾萬分之一,但在彼此心中都保留了一份惦念,一份囑咐,就算去到天涯海角,就算過了許多許多年,來日再相見時,早已是人非物亦非了,仍會那樣深刻的記著這樣一個人,這已經足夠了。

人生有這段一面之緣,來自陌生人的關心寒喧,一幕幕彷彿就是在昨天。儘管有些人萍水相逢,卻在我生命中深埋烙印,教人一旦憶起便覺暖意盈懷,更增添一點點塵封浪漫的鐵道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