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北國山中的無名樹

北國的山中,廣闊的天地之間,無比偉大的無限廣宇,靜靜的立著一棵平凡的小樹。(Fotolia)
北國的山中,廣闊的天地之間,無比偉大的無限廣宇,靜靜的立著一棵平凡的小樹。(Fotolia)

文/童欣
他是北國山中的一棵樹。有的人稱讚他偉岸美麗,有的人稱讚他剛強堅毅,有的人卻說他粗俗淺薄,也有人說他貧乏怪異;其實,他就是他——一棵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小樹。

春天,萬紫千紅的季節,那是他快樂的童年時代。

陽光溫暖著他的身體,雨露滋潤著他的心田。他的身上是五彩的鮮花,被嫩綠的葉子襯著,真是美麗。他是一棵幸福的樹:蝴蝶、蜜蜂總在他身邊舞蹈,黃鸝、百靈都在他頭頂歌唱;如織的遊人爭先與他合影,臨別還給他留下千萬句讚美的詩文。恬靜的夜晚,望著圓圓月、點點星,他心裡想:我一定是天上的月亮,肯定是樹中之王!

但是,春天畢竟太短暫了,隨之而來的是漫長的酷夏。

葉綠老了,花凋殘了,蝴蝶、蜜蜂飛走了,黃鸝、百靈不來了;更聽不到遊人的讚美詩了。春天的夢好像破滅了。晴時,驕陽似火,烤得他要燃燒起來;陰時,黑雲密布,凍得他瑟瑟發抖;雨時,狂雷滾滾,嚇得他膽戰心驚。「他們嫉妒我,都在和我作對。」他想著,那麼氣憤,那麼委屈,不禁聲嘶力竭的大喊:「老天,你太不公平,你何必苦苦的折磨我啊?我恨你,恨夏天,恨夏天的一切!」淚流乾了,聲音喊不出了,只有垂頭嘆息:「我的命運多麼蹇劣,我是多麼孤獨,多麼軟弱,多麼的無知無能啊!」這時,他似乎明白了:天下原來多是苦難!

自卑、孤獨和寂寞伴隨著難捱的日月,他不再幻想而開始思索:這難捱的時光該怎樣度過?這時,他突然感到自己變了,身體變得強健了,樹大根深,枝繁葉茂,沒有一點春天的軟弱。他心裡一陣喜悅——由衷的喜悅,他醒悟了:生活本是豐富多采,豈能只是和風細雨,日暖月圓。隨著靜靜的深刻思索,他越來越喜歡夏天了:晴天,驕陽好像催他生長;雨天,他看烏雲狂舞,雷電高歌。此時,自卑、孤獨和寂寞統統飛走了,他的心中充滿了歡樂。他一邊如饑似渴的汲取,一邊靜靜的思索。日子過得真快,夏天就要離去,他簡直有些捨不得:考驗他的驕陽,鍛鍊他的狂風暴雨。

他就要成熟了!

秋天來了,金色的秋天來了!他感到欣慰,他沒有辜負天地的賜予,他將獻甘果於這個世界。這時,詩人來了,畫家到了,攝影師也忙起來了——他又成了引人注目的對象。有人誇他樸實,有人讚他無私,有人頌他博大……還有人稱他「樹中之王」。聽著這些話,他想起了春天的夢,現在自己真是「樹中之王」了嗎?一定是!不然,人們為甚麼會這麼喜歡我。想著,他心跳得快了,他滿足了!

秋夜,望著彎彎月,燦燦星,他又想起了春天的夢,可是,他忽然又想起了夏天的「天問」和今天的滿足,想著,想著,他羞愧地深深埋下了頭。他已經明白,他就是他——一棵普普通通的樹。

冬風吹走了一切,只給他留下槎枒的枝條、健壯的軀幹。大雪一次次飄落,北風一次次吹過。他的身心被風雪所淨化。他喜歡雪姑娘的輕吻,也喜歡風婆婆的拍打,大自然的一切都是他的夥伴,惡意、孤獨與痛苦再也不會愛他。漸漸的,他覺得天地愈來愈大,而自己越來越小,終於像要消逝了。

在北國的山中,在廣闊的天地之間,在無比偉大的無限廣宇,靜靜的立著一棵平凡的小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