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花情歲月

靜靜的等待一朵花開,待到拂曉,日光熹微。(123RF)
靜靜的等待一朵花開,待到拂曉,日光熹微。(123RF)

文/楊森永
時隔多少年月,再次踏上那塊伴我成長的大地,寬闊的馬路早已取代了記憶中的羊腸小道,以往挺直的槐樹也蒼老消沉得不再開花,原保有純淨香氣的舊式平房建築,早不復見,取而代之,是那一座座聳立雄偉的辦公大廈。

思緒拉回童年清晨,步行上學的路途中,總會看見各式各樣的花草,搖曳在各戶人家的陽臺上。某年春夏,石榴花的葉子變得翠綠了,在那茂密的枝葉中,掛著一朵朵一簇簇迷人的花朵,那含苞欲放的花,像一位害羞的小姑娘,那綠綠的葉襯托著火紅的花,彷彿像一個個火紅精緻的小鈴鐺,就像嬰兒的小嘴脣,紅豔豔地嘟嘴著。沒想到,都市人挺愛種花的,無論任何季節,都有不同品種的花盛開著。

走著走著,哪戶人家傳出的鋼琴聲,悠揚的翻出牆外,是琴聲想傾訴或是葉片想偷窺什麼呢?隔著高聳的圍牆,音符和團團紅綠翻滾糾纏,形成了思緒的漩渦。沒隔多久,原本喧囂昂揚的曲風轉成優雅抒情,熟悉的前奏如遠方緩緩傳來的天籟,字字句句牽動著相思情懷,迴盪那琴聲,不知不覺那端學校也近在咫尺。

坐在校園中廊下能聞到桂花甜香,小麻雀和白頭翁也會不約而同的造訪鳴唱,每每坐在樹下發呆,吹著清風著實是種享受。腦海翻攪著不同品種的花,就如同各式各樣的人們,小小的根在土地上偷偷拉起手,讓心意慢慢延伸,就算被阻隔亦不放棄伸展,像欄杆中的綠苗,使勁的向外撲,撲向遙闊藍天,能與天爭命般挑戰無限生命的韌性。

花兒在得意時努力爭豔綻放,不僅僅是面臨那歸去來兮的風雨無情,散落凋謝孤枕邊緣。有時,不知用什麼樣的筆墨來描述,也許是因為它太美,怕總是找不到貼切的言語,而俗了那份真。我仍寧靜賞花,微笑粲然感恩。

此刻,心中莫名有些期待。靜靜的等待一朵花開,待到拂曉,日光熹微。一抹亮眼的橘紅倏忽出現,在久違的陽光下,溫暖地綻放。在繁景城市,花總是開著,期盼嗅到那濃郁的香,那將是最撲鼻、最無法取代的花情歲月,心中蕩漾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