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

回味芋頭冰

 (123RF)
 (123RF)

文/王景新
當夏夜來臨,我總想吃冰,特別是芋頭冰,每吃一口,彷彿我又回到幼稚園的那段時光,有阿公作陪;老芋頭兵之子,嗜吃芋頭冰,巧合乎?命定乎? 

一樣的夏天。讀幼稚園時,最期待的不是搭有冷氣的娃娃車放學,而是阿公來接我與哥哥下課,那總意味著,又可以吃冰了。哥哥與我差五歲,當我還是幼稚園時,他已經是國小高年級學生,我讀的幼稚園恰好就在國小的正對面,阿公有空時,便會先接哥哥,再過馬路來接我,一起走路去買冰。 

那時候還沒有太多的明亮的便利商店,雜貨店昏昏暗暗其實很有冒險的氣氛,而各式冰淇淋靜靜躺在店外印有小美字樣的白色冰櫃裡,冰櫃一如藏寶箱的開啟方式,需要往上施力打開,那時我身高已經足以打開冰櫃。不愛五顏六色的包裝,我的眼神總聚焦於一款用小保麗龍盒裝的芋頭冰淇淋,有時芋頭冰被放得太底層,我的手搆不著,阿公就是我的左右手,他知道他的孫子有多愛這味。 

解開橡皮圈,掀開這保麗龍蓋,透著漂亮淡紫色的芋頭冰淇淋映入眼簾,味蕾早被撩撥得不能自己,兩口作一口,三兩下便能解決一盒芋頭冰,因此阿公總會多買幾個給嘴饞的我與哥哥一起吃。夏天午後放學回家的路上,因為有了芋頭冰,一點不熱。 

當街頭巷尾的便利商店如雨後春筍般出現,這芋頭冰和式微的雜貨店一起逐漸消失,再也找不到。現在當然有更多精美包裝芋頭冰,但是那款用保麗龍簡單包裝的芋頭冰,是回不來了。就像已經離開的阿公,永遠讓我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