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居家生活

世界並非一塵不染 包容,舒緩人際關係

調整的是對別人的包容度,允許別人的規格跟自己不一樣,接受別人的整潔習慣跟自己不同,再逐步提高自己對環境的適應力,練習在任何環境都可以放鬆,有助於減少人際互動的壓力。(123RF)
調整的是對別人的包容度,允許別人的規格跟自己不一樣,接受別人的整潔習慣跟自己不同,再逐步提高自己對環境的適應力,練習在任何環境都可以放鬆,有助於減少人際互動的壓力。(123RF)

文/林萃芬
「用餐完畢,馬上就要收拾餐盤。」「無時無刻都想要洗手。」「地板有一點灰塵就要掃地、拖地。」我們身邊不乏有這樣愛乾淨的朋友、家人,他們的眼裡總是「容不下一點髒亂」,因此打掃清潔成為常態。然而,愛乾淨的好習慣,為什麼無形中會造成別人的困擾呢?

好友阿淨新居落成,請了我們一票朋友到他家參觀敘舊。一踏進門還來不及穿上拖鞋,阿淨就跟我們宣讀「客人須知」:「不好意思,待會各位上廁所的時候,麻煩請用一根手指頭開燈,以免弄髒牆壁,謝謝各位的合作。」阿淨一邊解說一邊示範,神情就好像飛機上的空中小姐。

好有壓力的一頓飯

為了避免弄髒主人的家,每個人都努力學習一指神功,認真地問阿淨:「是不是這樣按?」才沒幾分鐘,大家便感受到壓力,因為阿淨的一雙眼睛就彷彿探照燈般,炯炯有神地注視著每個人的一舉一動:只要有人把食物掉一點在桌上,他立刻就會拿抹布來擦乾淨;看見有人不慎滴了一滴咖啡在新地毯上,他馬上露出心痛懊惱的表情;眼角餘光瞥見有人上廁所,沒有用一指神功而是四指齊上,他也會一個箭步奔上前去糾正指導。

試問,在這樣的氣氛下用餐,怎麼會有好胃口呢?好不容易吃完這頓晚餐,大家都非常有默契地馬上起身告辭。一走出阿淨家,幾乎所有的人都動作一致地吐了一大口氣,接下來好奇討論,究竟阿淨是屬於過於潔癖?抑是過於勤勞?但阿淨還不是最嚴格的主人,我還碰過要客人在門口換上他提供的衣服才能進門的朋友。跟他相處真的有很多禁令,譬如說,他不在外面餐廳上廁所,因為太骯髒怕得病,每樣東西都要反覆擦拭才能夠使用。

辦公室「潔癖」

不過,有潔癖的人大多不會只在自己家裡吹毛求疵,到了辦公室,他們一樣要求完美。我認識一個患有中度潔癖的朋友,他的辦公室不但整理得井然有序,而且擦拭得窗明几淨。據他身邊的同事私下透露,倘若有客人不小心在他的玻璃板上面留下指紋,那等客人走後,他一定會拿衛生紙仔仔細細地把指紋一個一個擦掉。和有潔癖的人一起工作,最好預作「常常被挑剔」的心理準備。

一個在廣告公司上班的朋友,每次都為了企劃書裡面的字體大小、行距多少、標點符號而被上司責備。因為他的上司剛好是個版面潔癖,完全無法忍受任何誤差。學生時代,我也曾碰過一個有標點潔癖的同學。記得當時每逢默寫完課文,要互換改考卷時,大家都會先在心裡默禱,祈求老天千萬不要讓自己的考卷,落入這位同學的手中。因為他不僅逐字逐句對照課文,甚至連標點符號亦列入計分範圍,凡是被他批過的考卷,下場多半很難看。

打掃家務、維護環境整潔是好習慣,但是過度愛乾淨反而造成他人的心理壓力。(Fotolia)打掃家務、維護環境整潔是好習慣,但是過度愛乾淨反而造成他人的心理壓力。(Fotolia)

為了降低相處的壓力與焦慮,不少人都會選擇遠離他們的視力範圍,也因此,有潔癖傾向的人在團體中多半會變成孤僻分子。

通常有潔癖的人都不承認自己有潔癖,他們最多只願意承認自己有一點要求完美,而之所以不認為自己有問題,是因為潔癖習慣是從小被灌輸的生活規範,不斷被長輩告誡:家裡要保持一塵不染,東西用完要歸位,每樣物品都要對齊不能歪掉。如此戰戰兢兢養成的規範,長大之後卻要承認是「不良習慣」,在心理上自然很難接受。

事實上,有潔癖習慣的人要調整的是對別人的包容度,允許別人的規格跟自己不一樣,接受別人的整潔習慣跟自己不同,再逐步提高自己對環境的適應力,練習在任何環境都可以放鬆,有助於減少人際互動的壓力。

——摘編自《從習慣洞察人心》,(時報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