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搜 探索

特異功能 親身見證的宿命通功能

今年71歲,和大多數同齡人一樣,氣功師卻看到了30多年前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123RF)
今年71歲,和大多數同齡人一樣,氣功師卻看到了30多年前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123RF)

文/李可柔整理
我出生在豫中平原,今年71歲,和大多數同齡人一樣,挨過餓,下過鄉,經歷過許多政治運動和魔難,身體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年紀輕輕就渾身病痛。

那年我才30多歲還不到40歲,一天去醫院看病,醫生問我:「50幾了?」當我說出實際年齡時,他非常驚愕,還叫來他的同事說:「這個人長得真老!」令我十分尷尬。

為治病我看過西醫,吃過中藥,在上世紀80年代氣功熱中學過各類氣功,也請氣功師看過病,參加過各種體育鍛鍊,但都收效甚微。為治病,1992年我的一位同事向我介紹了一位氣功師,這位氣功師當時掛靠在一所部隊醫院,他的診室叫「人體研究室」。他給我診病的方式很簡單:開始也用中醫的把脈方法,把完脈後說了一些我的病狀,和別的醫生所說的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是接下來診斷就不同了:他叫我進入一個診間。這個房間有20平方公尺,沒有任何家具擺設,一邊牆上有窗戶。他讓我站在沒有窗戶的一頭,閉上眼睛,他站在有窗戶的一頭,他和我的距離是5公尺左右。因閉著眼睛,感覺他好像什麼也沒做呢,5分鐘後就說:「好了。」我們就回到了外間的診室。

這時他對我說,我的心包上有病毒。病毒的來源是我的右腳踝骨受過外傷,後來右腳感染了,病毒就順著經脈到了心包。他把這個診斷寫了下來,告訴我可以到任何醫院去檢查。我說我想不起自己的右腳受過外傷。他叫我從20年前往前想。那時我在農場,沒受過腳傷;再往前應該是上學,腳也沒受過傷。

回家後和家人談起這事,讓他們幫我回憶。我從小不和父母一起生活,所以也講不出什麼。這期間我詢問過我們衛生所的醫生,也問過醫院的醫生,講了這個診斷。他們都說是「胡說」,假如我的心包上有病毒,我就是個大毒包,還能活得這麼自在?因想不起受傷一事,這個事就放下了。

幾個月以後,在一次洗澡時,我無意中發現我右腳的踝骨上有個傷疤,一些黑白的畫面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在我6、7歲時的一個冬天,天氣很冷,我們那裡又沒有取暖設備,一般就是在屋內燃一堆柴草,好一些的再放上一個樹根燒著取暖。冬天人人都穿著厚厚的棉衣褲、厚厚的棉襪子棉鞋取暖,還會拿一些玉米和豆子在灰中爆米花。我很貪吃,不停地從火中搶米花,火星濺到棉鞋上自己都不知道,只是不停地在地上蹭腳,直到後來棉鞋竄出了火苗,我才大哭起來。我的叔叔舀來一瓢涼水把火澆滅了。

畫面到此結束。後來我的腳感染到什麼程度,怎麼好的都想不起來了。因當時在場的人都不在世了,所以這件事除我自己之外沒人知道。由於想起了這些,我又和家人說起了這事,並說我想去醫院化驗病毒。我的妹妹當時在我家,她說,她們單位有化驗病毒(她在地方病防治研究所工作),各醫院出的病毒化驗單都得送到她們那裡化驗。於是我就去了她們單位做了病毒檢測。

化驗結果是我的心包真有病毒。但現在我把化驗單弄丟了,也不記得病毒的名稱了。

我去找那個部隊醫院的氣功師看病時我是40多歲。氣功師卻看到了30多年前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但即使他有這樣的能力,也只能診斷出我的病,卻不能給我治好。直到1999年3月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才知道了「無病一身輕」是什麼感覺。◇

直到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才知道了「無病一身輕」是什麼感覺。(123RF)直到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才知道了「無病一身輕」是什麼感覺。(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