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 美食

茶禪一味 用生命揉製有機紅茶

達摩紅茶。(攝影/王懿德)
達摩紅茶。(攝影/王懿德)

文/王懿德
近幾年來,南投縣日月潭畔的魚池鄉所生產的紅茶,在台灣茶葉市場上熱銷。無論是阿薩姆紅茶或台茶18號紅玉,都深受消費者喜愛。在當地眾多茶農中,堅持有機栽種、手工揉製的中明社區理事長李松連所生產的紅玉紅茶,更是獨樹一幟,讓行家深感驚豔。

在地紅玉 香氣層次豐富

初訪魚池鄉,紅茶達人李松連的鄉間住居,他熱情地為我們介紹紅玉的特色。「台茶18號紅玉是由緬甸茶樹接枝在台灣原生老茶樹,所生產的茶菁製成,品嘗時雖然口感略澀,但卻生津回甘,風味醇厚。」

這種特殊口感,有著他兒時的記憶,「我小時候到山上工作,有時無水可喝,大人就隨手摘取茶樹的一心兩葉,讓我們放在口裡咀嚼,不久即生津解渴。」

他接著說,「紅玉的茶葉小葉綠蟬咬過之後,才會有香味,因此生長環境必須沒有農藥汙染。同時,紅玉味道層次豐厚,更會因沖泡的次數不同,而散發不同香味。有時一泡茶就能散發出果香、蜜香、蔗糖香和薄荷香等多種香氣,這些香氣也會隨著四季的變化和製茶師的揉捻手感,而產生轉換與變化。」 

初飲李松連的紅茶,可感受到在地風情的手感與人文氣息。他笑著說,因為自己是一個挑剔龜毛的茶農,所以他的紅茶無論茶湯色澤、香氣及回甘都能吸引行家的讚賞。

紅玉紅茶茶葉。(攝影/王懿德)紅玉紅茶茶葉。(攝影/王懿德)

與蝴蝶共舞 與綠蟬共耕

「蟲吃剩的才是人的收穫」,這是李松連的種茶哲學。來到他的茶園,宛如一個自然生態園,蝴蝶、瓢蟲、蚱蜢等四處活動。 

為了製出健康的紅茶,他採用「有機中的有機」方式進行栽種。他的茶園四周都是樹木、竹林等自然綠籬,農藥100%不入園。施肥方式繁複,施肥時,首先要將土壤寄到中興大學有機認證中心檢測土壤品質,再調配出適合的有機肥。而茶樹下的雜草,更是他和太太親手一株一株拔除的。

樹木、竹林等自然的綠籬是李松連栽種有機紅茶的措施。(攝影/王懿德)樹木、竹林等自然的綠籬是李松連栽種有機紅茶的措施。(攝影/王懿德)

手工製茶的過程更是毫不馬虎。李松連對待紅茶就如同撫育孩子,針對不同的茶性施以不同的製作方式。「我堅持以自然冷風進行萎凋,不能速成,雨天的茶菁必須利用更多的時間萎凋;晴天所採的茶菁則剛好相反。」對於紅茶的發酵,他主張不能揠苗助長,必須耐心的等待,不可翻動,讓紅茶有更多的時間發酵、熟成。這樣製作出來的紅茶,才會風味純淨、沒有雜味。

因為堅持有機栽種紅茶,李松連收成比別人少三、四成,但是能生產出健康的紅茶,也可以達到「與野草共生、與蝴蝶共舞、與綠蟬共耕、與日月共榮」的目的。

李松連的茶園宛如自然生態園。(攝影/王懿德)李松連的茶園宛如自然生態園。(攝影/王懿德)

茶禪一味 

瀕死經驗體悟人生 

 「茶是一種禪境,也是人生的一種境界,佛法無邊,人生的過程就是一個修持的過程。所以我用自然有機的紅茶溫暖人心,溫暖社會。」李松連以「達摩紅茶」為品牌,對他而言,種茶、製茶、投身社區服務已經成為人生體悟的實踐。

李松連年輕時即外出工作,回到家鄉「田螺塢」中明社區製茶,或者是擔任社區總幹事,就是他人生省思的實踐:回歸山林,回到家鄉在地耕耘。 李松連認為,賺錢不是人生的唯一目的,為別人服務才是重點。

一次瀕死的經驗,人間、地獄走一遭,更讓他深深反省來到世間的責任。

前幾年,罹患帶狀皰疹到台中就醫後,醫師告訴他必須立刻住院,否則有生命危險。住院當晚,他發現自己走在幽暗的路上,遠方出現一座橋梁,定眼一看——「奈何橋」三個隸書大字鐫刻在橋上。

「死了?我死了?」他心想。在黑暗中,又看到一座高大的宮殿,閻羅第一殿的匾額高高掛在宮殿上。殿中的秦廣王突然騰空飛起,落在他眼前,並且以宏亮的聲音大喊:「大人且慢,目前你不可前來,你尚有繁重任務。」隨眾令他駕上天馬後,頃刻間回到醫院,耳邊傳來護士小姐的呼喊,護士小姐告訴他:「李先生,剛剛你的血壓只剩下50,我們必須發病危通知了。」

經過這次頻死經驗,他更加深思,「自己來到世間的『繁重任務』是什麼?」後來他體悟到,自己目前的使命除了製作有機紅茶,將魚池在地特產香菇、紅茶入菜,將健康與美味分享給大眾之外,另外就是把自己的家鄉田螺塢建設得更加美好。除將魚池孔明廟仁智義勇的精神和文化內涵充實在中明社區。他更希望社區中的老年人和小孩子,獲得更多的關懷和照料,讓社區的小孩子,像紅茶自然發酵一般,在山水間自然的熟成,更健康的在祖先留下的土地上快樂的成長。◇

製茶是李松連人生體悟的結晶。(攝影/王懿德)製茶是李松連人生體悟的結晶。(攝影/王懿德)